孩子,是父母再累也能前行的勇氣





生活不可能永遠平靜,當離婚、病痛、失去家人的事情突然降臨,常讓我們不知所措,內心為了應付突如其來的事件,被疲累、憤怒的情緒包圍,不僅打亂了日常生活作息,更可能影響父母和孩子的關係。


J離婚了,她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賺錢上面,深怕不能給女兒一個更好的物質環境,所以拚了命衝刺事業,但她感到自己需要找到一個更好的辦法,而不是把全部的時間花在賺錢上面,她想好好陪伴女兒,無奈下班後耐心跟著體力消耗殆盡,總是因為一些小事就打罵女兒,她討厭這樣的自己,明知道離婚已經讓孩子沒有安全感,她卻不能好好修補這個缺口,反而讓缺口越破越大,為此她常在深夜被罪惡感襲擊,只有眼淚陪她渡過失眠的慢慢長夜。

P在一次例行性的健康檢查中得知自己得了癌症,為了配合治療,辭職在家休養,自從她生病以後,脾氣變得很糟,總會不由自主放聲尖叫,她知道這會讓兒子感到害怕,卻改不了這個習慣。同樣地,P心中也有深深的罪惡感,擔心自己未來不能好好陪伴兒子長大,因此在教養上更顯得躁進,她想在自己離世之前,把該教會孩子的全部都教給他,只是她忘了考慮到孩子是否跟得上媽媽的腳步。

我們雖然是父母,也絕對是人,既是人就會有脆弱的一面,當自己被重大事件壓住,處理已經要花費很大的力氣,又怎麼會有多餘的時間拿來照顧孩子呢?

受到儒傢思想影響,華人父母的地位一直是高高在上的,要時刻保持完美、不能犯錯的形象,也因為如此父母絕對不能對孩子顯露出脆弱的一面,一直到現在,仍有不少父母認為跟孩子示弱會影響自己身為父母的權威,我曾經在多篇文章裡強調一個觀念,不論家庭發生什麼事永遠別把孩子排除在外,父母沒有任何理由對孩子隱瞞家庭正在發生的事情,身為家庭的一份子,孩子有權知道一切。

別把孩子排除在外,是為舒緩父母內心的焦慮,有時候處理事件反而不會令人感到痛苦,最難熬的是想壓抑真相、內心感情所付出的努力,明明面臨天大的事情,還要在孩子面前裝作什麼都沒發生,這才是痛苦的真正來源。

然而,人的情緒不可能完全壓抑得住,情緒就像洪水,防堵壓抑只會讓情緒越滾越大,帶來傷害性更大的浪潮,就像JP一樣,一開始為了保護孩子、不讓孩子害怕而選擇不對孩子坦白,最後還是扛不住情緒的潰堤。

尤其,當孩子接收到父母的情緒,卻不明白原因時,就會胡思亂想、甚至產生退化的行為,例如瘋狂的黏著父母、成績下降、不停犯錯、尿床來吸引父母的注意,有的是為了轉移父母對厄運的焦慮,有的也可能來自孩子的隱性攻擊。

如果不是退化性行為,孩子就可能表現得比平常乖巧,擔心是不是自己犯錯讓父母不開心,拚命去尋找自己哪裡做錯了

小時候雙寶娘的爸爸一直沉迷於賭博,我媽媽那時一個人得輪三班制的工作才能撐起家庭的經濟,或許是因為責任的重擔,媽媽常常哭泣,當時年紀太小了,不能理解媽媽為何哭泣,可是我總是自我要求:

「不能再讓媽媽哭泣了,我要好好聽媽媽的話。」
「如果我不乖,媽媽可能會更傷心。」
「媽媽好可憐,我要想辦法讓媽媽開心,該做什麼事呢?」

可是這些話,我一句也沒跟媽媽說過,就像媽媽不曾對我說過自己的辛苦一樣,出發點都是為了保護自己心愛的家人,出發點明明是美好的保護卻讓我覺得距離媽媽很遙遠,找不到可以幫忙媽媽的著力點,讓我一直懷抱著罪惡感成長,有段時間甚至想逃離家庭,假裝沒看到這一切。

所以我才會提醒大家別把孩子排除在外,那父母又該如何對孩子傾訴自己的困難呢?或許大家可嘗試用孩子可以理解的語言,嘗試跟孩子這麼說:

媽媽和爸爸離婚了,心情很壞,如果我發脾氣了,跟你沒有關係,我擔心害怕沒辦法賺很多錢,好好照顧你。」

「媽媽生病了,我很擔心不能陪伴你,如果我尖叫了,跟你沒有關係,是因為我很擔心害怕自己會死掉。

但是,請大家不要誤會,選擇跟孩子分享和坦白,並不是要父母毫無保留把所有的細節告訴孩子,父母可以告訴孩子家庭正在發生的事情,卻不能把重擔全部壓在孩子身上,要求孩子無止盡的付出,比如說爸爸失業了,希望孩子可以配合開源節流,卻不能要求孩子為爸爸不開心的情緒負責,幫助父母疏理情緒並不是孩子的責任,父母可以尋找其他正常的管道,例如專業的心理醫生、配偶、其他成年家人的幫忙。

在這個過度強詞正面能量的世界裡,大家總是很害怕跟別人訴說自己的負面情緒,就連面對親愛的家人、孩子也一樣,但家人本該彼此依賴,可以分享歡笑也能一起承擔痛苦。

和孩子一起嘟起嘴,吹散突如其來的陰霾。
和孩子一起點亮燈,走過黑暗痛苦的日子。
和孩子一起用歡笑,趕走纏繞心中的憂鬱。

孩子不是父母的包袱,是父母生命的伴侶,卸下父母高高在上的地位,偶爾讓孩子疼愛撫慰你,讓孩子成為你,再累也能前行的勇氣。


LIN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