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不教父之過?面對孩子其實父母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候



如果,你在公共場所看到一個哭鬧被父母強行帶走的孩子,你第一個直覺反應是什麼?覺得父母沒有盡到教養的責任?有什麼樣的父母就有什麼樣的孩子?


在網路上看到一個影片,是由特殊兒童的父母所提供,影片中的孩子不斷哭鬧,父母則是通力合作把孩子「抬」離現場。

一般人看到這個畫面,可能會覺得不舒服,忍不住質疑為什麼父母要用強迫的方式把孩子帶走,難道不能用更好的辦法嗎?如果在現場甚至出手「相救」。影片下的註解說明了原因,原來那個孩子有固執行為,堅持要搭電梯到某個樓層,可是電梯並沒有那個樓層,沒辦法如心願的孩子開始哭鬧起來,父母怕會干擾到其他人,只好把孩子帶離現場。

其實,面對孩子,父母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候

不要以為只有面對特殊孩子,父母才會無能為力,就算是一個正常孩子,也會有相同的心情。曾經聽過一個計程車司機跟我分享他的故事,他的母親是單親媽媽,一個人要扶養他和其他2個兄弟,母親的學歷不高,所以只能用時間和勞力換取金錢,所以陪伴他的時間很少,青春期叛逆的他跟著朋友染上了吸毒的習慣。

一開始母親好言相勸,但在屢勸不聽之下母親痛心報警,把自己的孩子送進了勒戒所。原以為他出了勒戒所人生就能重頭再來,想不到懷著對母親的恨意,又掉入同樣吸毒陷井,還常常對母親暴力相向,討取吸毒所需的龐大費用。

他的母親除了要煩惱這個「學壞」的孩子,同時要承擔來自親朋好友對她的酸言冷語,認為孩子會吸毒學壞,全部都是她沒盡好一個當母親的教養責任。

無能為力的媽媽當時完全沒有辦法入眠,常常眼淚伴著酒吃安眠藥才能睡覺,或因長時間的憂愁與恐懼,母親後來得了癌症,在得病的短短半年後就離世,告別式上司機大哥哭得很傷心,他後悔自己年少輕狂,讓母親承受那些來自眾人的指責,但再多的淚水也換不回母親的性命,唯一慶幸的是他終於不再吸毒,過上正常的生活。

一個無能為力的母親,最終用她的生命,換來孩子的悔改,這是多麼令人感到悲傷的故事,也引起我更深入去思考其中的問題。如果沒有那些可怕的指責,故事可不可以有另一個結局?總說孩子是父母的一面鏡子能影響孩子的難道只有父母嗎?

在我的孩子進入小學就讀後,我深深感受到環境和同儕對孩子的影響力,那是幼兒園時期無法相比較的,幼兒園時期的孩子還在父母就是他的天和地,對父母所說的話深信不疑,漸漸地,老師的話變成聖旨,接著進入中高年級之後,變成朋友的話才是人生最高指導原則,有一段時間我很失落,覺得當初可愛聽話的孩子已然遠去,常常拿孩子小時候的影片和照片來寥表安慰。

我想消化解決自己的失落感卻苦無辦法,直到我扭到腰完全無行動能力,生活上只能仰賴家人的協助,老公下班時間晚,所以重責大任都在兩個孩子身上,儘管我心裡再怎麼不願意、拉不下面子,可是卻不得不對孩子坦誠自己有做不到的事情,連撿拾掉落的物品都沒辦法。

這個美麗的意外卻讓我和孩子都學習到一件事情:身為父母也有做不到的事情、也有脆弱無能為力的時候,孩子不需要以父母為天,事事都聽父母的話,我也不必要以他們為地,整天繞著他們而旋轉忙碌,這樣的關係才是彼此尊重可以共同成長的親子關係。

每一對父母,都盡力想給孩子最好的教育,但生活中有各種的缺陷和原因,有的受限於自己的教育水準、生活條件;有的因為孩子本身的氣質不同,當父母發現自己沒有辦法照著心中美好的教養藍圖走時,那已經讓他們自己深感挫折,甚至讓他們覺得自己是個失敗的父母,這種無能為力的情緒傷害帶來的不只是自責悔恨,力量太大時還會摧毀整個家庭。

雙寶娘在教職生涯就曾經遇過一個父親,因為覺得自己沒辦法像太太一樣對自閉症的孩子付出愛心和陪伴,加上親朋好友的指責,最終選擇永遠不出席家庭的任何一場聚會,連學校的活動也不參與,用工作來麻痺自己。

這是個不完美的世界,而教養也是,有時不是父母想要怎樣,孩子就能按照父母心中所想的變成怎樣,雖然身教的力量無庸置疑,但父母也要有勇氣面對其實身教和我們的教養也有失效無用的時候,承認自己並非萬能父母,也才能接受孩子的不完美,甚至是其他父母、孩子的不完美,就算在路上看見親子衝突的場面,會願意提醒自己多一點觀察、再多一點寬容,不要急著出手干預或直接評斷他們,給予他們時間和空間。

因為,
你永遠只能看到片段,卻看不見真實的全貌;
你永遠只聽得見責罵,卻聽不見無助的嘆息。

如果可以,跟他們點個頭、拍個肩、說聲辛苦了,那種來自同為父母的默契和了解,會讓他們感到有人支持與理解,那正是我們這個社會最需要的、正面的、溫暖的力量。

圖片來自網路

LIN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