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謊言Big Little Lies(霸凌篇)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是我第一次寫關於霸凌的文章,寫了教養專欄2年,為什麼我一直沒有試著寫這個父母永遠都會關心的議題?因為要能撇開自己身為父母角色並理性寫出有價值的文章不容易,所以才拖延至今。


根據我的個人觀察,在霸凌事件很多父母最在意關注的部分,就是老師的處理方式。

在「大小謊言」中,一個小女孩在學校開學日當天被人捏傷了脖子,老師趁放學時目當眾集合了家長和孩子,在公開的場合讓女孩指認霸凌者……

先不要論述其他的,看到這裡你認為老師這樣的做法是否正確?支持老師的理由是什麼?反對的理由又是什麼?

前陣子,一個香港籍的媽媽跟我分享她孩子在中國遇到的霸凌事件,其中她最生氣部分在於老師已經「私下」和學生處理過,才把兩個霸凌事件相關的學生家長約到學校討論溝通,她認為老師事前「指導」孩子不能說出事實,而這個事實對他的孩子是「有利」的,她很質疑為什麼不能第一時間就找2個家長來處理,甚至應該在全班孩子、家長都在的情況下處理,這是一個支持應該公開處理霸凌事件的家長。

為什麼她會支持應該公開處理呢?因為她的孩子是事件中被大家指認為「霸凌者」,她認為只聽受害者單方面的說詞,很難取信於人,應該多聽聽看其他在場孩子的說法,而根據老師的說法,現場並無他人,而她的孩子卻說有其他人,所以她堅信那些孩子是因為老師的「指導」後才選擇沉默。

反面來說,會支持私下處理霸凌事件的就多半是受害者的家長了,主要的原因是擔心孩子受到2次傷害,如果公開處理等於公諸於世,還可能會刺激到霸凌者而產生報復的心態,值得一提的是私下處理絕非等於讓家長自己處理,支持私下處理的家長,還是會希望老師在場。

老師的立場必需是公正不偏向任何一方的,這點在「大小謊言」中也呈現了,儘管小女孩有指認霸凌者,儘管老師心中有懷疑的對象,她在面對家長時說話仍然特別小心,避免放入個人判斷引發家長的誤會。


雖然這是一部戲劇,但我覺得「大小謊言」也反應現實生活中一個現象:每當發生霸凌事件時,處理的方式都以大人為主導,沒有人問過孩子的意見

在日本作家河合隼雄的「孩子與惡」這本書提到「大人說霸凌是『惡』,但在孩子的社會裡,『告密』也是一種惡」很多大人教孩子遇到霸凌事不可當旁觀者,發現有人做壞事時必須馬上跟老師說,這其實是違反了孩子社會中的倫理,對孩子來說,同儕的評價遠勝於師長,特別是霸凌事件頻傳的青少年,所以才會有那麼多的孩子寧可當沉默的一份子。

但孩子心裡其實也知道霸凌是不好的事情,只是他有「身在江湖」不得以要遵守的事情,就算大人再怎麼著急,也請先聽聽看孩子們的意見,不要把自己的做法和價值觀強加在孩子的身上。在「大小謊言」中,大人還在為霸凌事件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孩子其實自己已經解決紛爭又玩在一起了。這又回到一開始聊到為什麼孩子選擇對大人說謊,跟大人說實話也許會讓大人情緒失控發瘋,倒不如自己想辦法解決比較快。

站在父母的立場,當然不可能完全放手給孩子自己去處理,只是在處理前真的有必要冷靜下來傾聽孩子的意見,傾聽絕對比直接介入處理來得重要,因為在傾聽的過程中才能抽絲剝繭找出事情發生的原因。

父母心裡其實也知道衝動是不理性的事情,但只要一想到不能保護孩子免於受傷,就非常痛苦難以壓抑,我以前常跟班上孩子說,你欺負一個人等於也欺負了他全家人就是這個道理。但對孩子而言,他需要的絕對不只是父母的保護,更需要陪伴和支持的力量,那也是父母在孩子成長之後要面對的放手功課。

()
HBO影集Big Little Lies」主題曲Cold Little Heart,由BBC評選為「Sound of 2012 年度新聲」的靈魂/民謠創作歌手Michael Kiwanuka主唱

Cold Little Heart是一首長達十分鐘的歌曲,影集片頭採用的是歌曲在六分半鐘之後的段落,好不容易在網路上找到跟影片搭配的版本,一邊聽歌一邊看妮可基嫚實在是享受啊!人生就該把時間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LIN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