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碎唸100次,不如讓孩子體驗犯錯帶來的後果



某一天放學,雙寶妹沒有在導師的帶領下走出校門口,簡單詢問老師,得知孩子因為作業沒完成被老師留下來補寫。


我在校門口、烈日當空下足足等了30分鐘,但我卻覺得這個等待非常值得,怎麼說呢?


其實我老早就知道可能會有這樣的狀況,前一天晚上我簽聯絡本時,隨口問了妹妹:「你功課都寫完了嗎?」


「都寫完了。」妹妹小聲地說,眼神卻不敢投向我,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



那時,我就猜測她一定有某個作業沒完成或寫錯很多不敢說,相信我,媽媽的第六感都準的讓人害怕,尤其是小孩不小心犯錯的時候。


但我忍住了,沒有提醒她,也不想當著她的面直接戳破謊言,原因是什麼?


天下父母心,孩子做錯了,頂多責罵個幾句,最後還是選擇包容,但外面的世界會原諒你嗎?


這一次,我想讓她親身體驗犯錯帶來的後果,比起在她旁邊啐啐唸一百次,還是這種自然懲罰法最有效!


這也剛好印證我前一篇文章「陪寫功課父母快發瘋,到底怎麼做才好?





或許大家會問,你沒在孩子寫完作業時幫他檢查嗎?


雙寶剛上一年級的時候,我會在他們寫完功課後「幫」他們檢查作業,這裡我把「幫」用引號框起來是有個特別的涵意,相信大家也是使用這個字,既然是用這個字,應該就認定功課是孩子自己的責任,父母只是在一旁負責協助的角色。


那麼「幫」要幫到什麼時候?「幫」的界限在哪裡?我常常這樣問自己,每次出手幫忙總有這種感覺:我是不是搶了孩子的責任,又把老師批改訂正的工作也包了,這樣難道不是破壞了他們之間學習上的連結嗎?


當父母為孩子做得太多時,孩子就不會為自己做太多,雙寶知道寫功課媽媽會幫忙,總是沒耐心隨便寫寫交差了事,抱著反正媽媽檢查過後,到時候再改正就好了的心態,但以後遇到考試,有誰能幫他檢查?我想每個父母應該跟我一樣,非常希望孩子遇到不會的問題時,會積極發問、認真作答、並且自我檢查訂正,有了對孩子的期望,那麼身為父母的我們,是不是也要改變自己陪伴孩子寫功課的方向。


雙寶上了二年級後,除了已經習慣小學的作息,也已經弄懂寫作業的流程,我決定連檢查作業這件事也交還給孩子自己,在我簽聯絡本之前,我除了問他寫完了沒有,還會提醒一句:「全部都檢查了嗎?」如果他們的回答是肯定的,我就爽快地在聯絡本簽下我的姓名,這個簽名代表我對孩子百分百的信任,當然我也要承擔,如果孩子欺騙我的風險。


以老師的立場來說,在聯絡本簽下名字就意謂著,家長已經善盡督導孩子功課的責任,之後老師發現孩子功課沒完成,如果是一個認真的老師,想必會試著與我溝通,這就是我要承擔的風險。


上海老師把很多課業上的責任直接放在家長身上,孩子不寫功課、成績不好,都可能會被找去學校談話,我得花好大力氣和老師解釋我的教養原則,這考驗我親師溝通的能力,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


如果挑戰換來的是孩子懂得犯錯就要承擔,那我非常願意接受這挑戰。


對父母來說這是個機會教育,我並沒有生氣孩子欺騙了我,與其抓狂罵她破壞我們之間的信任,不如讓她直接被老師處罰,這樣她才會明白責任的重要性,也間接了解,不可以再欺騙媽媽,因為受罰的是她自己啊!


在這件事情之後,雙寶妹再也沒因為同樣的問題被老師課後留下來,這樣的結果讓我驚嘆自然懲罰法的威力,讓孩子親身體驗犯錯帶來的後果,比父母在一旁啐啐唸一百次還有用,還讓我遠離了嘮叨囉嗦,離優雅溫柔的媽媽似乎又更近了一步,真是令人開心。


文末還是提醒大家一點,每個老師要求的重點不一樣,父母在檢查家庭作業前最好詢問一下老師的意見,關於孩子的學習還是需要雙方溝通清楚,明白兩者之間的界限並達到共識,這樣才能省時省力,創造雙贏局面。



LIN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