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與俯視(原文刊登於自由時報)

17365163776_a1e981b30d_z  

婆家的外公六年前得了胰臟癌,被醫生宣判壽命只剩半年,整個家族陷入愁雲慘霧之中,大家擔心他的體力不堪負荷,不允許身為農夫的他再下田耕作,突然從做了70年的勞務工作解脫了,一般人應該覺得很開心才是,可是外公卻越來越沒精神,每次回鄉下看到他一個人落寞坐在籐椅上仰望天空發楞,都有種說不上來的心疼,可是身為外孫媳婦的我能有發言的權利嗎?




幸好平常跟婆婆算是有話可以聊的狀況,我故意在聊天中不經意提到此事,用拋問題的方式問婆婆,如果是她會願意怎麼做?是順從孩子們的孝心,從此不再插手過問自己最愛的事業?還是在體力允許的範圍內,堅持不放棄工作?每次聊到這裡,婆婆總是不發一語又若有所思的樣子,畢竟這是牽扯到一個大家庭的事情,豈是她一個人可以做主。



兩三個月的時間過去,婆婆跟我說事情終於出現署光,大家允許外公精神好的時侯,開放他當「巡視長」,所以三不五時就會看到他騎著古早牌打檔機車,出門巡視他愛了一生的土地,那曾經空洞仰望天空的雙眼,又轉為低頭俯視土地和農作物,也因為有事情做,心情有了寄托,癌症沒有惡化,身體精神狀況一直維持的不錯,是不是好神奇呢!



像外公一輩子勞作於土地的農夫,一旦離開土地就像魚離開了水無法獨活,每個人都有賴以為生的精神支柱,千萬別以愛為名輕意任意剝奪。


LIN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