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才有機會幸運

某天,一個久未聯絡的朋友在臉書傳訊息給我,說總在某個親子平台上看見我的文章,問我怎麼會從老師變成專欄作家,我客氣地對她解釋經過。

她又問我,有沒有什麼捷徑可以傳授她,說實話論捷徑還真沒有,就是不放棄地一直寫,然後慢慢地找出適合自己的風格和領域,並把自己的作品公佈在部落格,或者嘗試投稿各大報,等待喜歡你文字的人出現。

就我個人而言,看起來進這行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年多,但其實從高中時代就開始有寫作的習慣,從地方的青年月刊開始投稿,進大學後也有參加徵文比賽得獎的記錄,出社會、結婚生子間斷了一陣子,從前年又開始寫部落格,今年成為網路平台的專欄作家,這一切看來簡單平順,卻是無數個失敗累積來的,一直到現在個人電筆的桌面,始終存在一個名為「失敗作品」的資料夾,只要我有空就會打開來,檢視那些不受錄用的文章,重新自己再閱讀一遍,嘗試在錯誤中成長。

她好像完全沒看我打的文字一般,語帶不屑地說「就這樣!那也太幸運了,難道沒有特殊關係,比如說有朋友認識編輯或者靠你老公的人脈?」

老公的人脈?很抱歉我先生是廣告人並不是出版人,況且靠人人倒,既然自詡為文人,那流淌在血液裡的傲骨,怎麼可能為了讓自己出名,就低聲下氣求別人!這種事我的真做不出來。

認識編輯那更是不可能,老師這一途和編輯八竿子打不著,唯一認識的兩個編輯大人,全是進這一行才開始接觸的,關係沒有好到可以讓我走後門,而且會讓人走後門的編輯,想必他也不會關心在意品質這回事,我自然不可能認同合作了!

也許,我從一開始就不應該搭理她,從她的發問內容,關心的不是我是從什麼時侯開始寫文章、或者是歷經那些事情,而是「有什麼捷徑」,就可以知道這個人心存不良,她眼中只看到「我現在是網路平台專欄作家」這個結果,我背後做了哪些努力,全不是她想知道的部分,我又何必浪費唇舌跟她解釋。

雖然跟她交流的過程讓我很不開心,卻也因此頓悟,經過長久的努力和累積,我已經散發出微弱的光芒,甚至比自己認定的多上許多。

接收了負面言語,得到的是正面的結果,讓我忍不住在電腦前漾開一抹得意的笑容。


LIN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