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就會很簡單

 


2596   


有一天,遇到同住一個大樓的爺爺正要出門,和我們打聲招呼後,開始陪著我們走了一小段路程,路途中爺爺眼睛一直笑瞇瞇盯著我們母子三人猛瞧,我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轉頭對他微笑說:


 


「大爺,您上哪呢?」


「沒事,就溜溜彎(散散步)。」目光還是持續盯著我們,我終於忍不住問他


「大爺,您在看什麼呢?」


「看你左手抓個娃,右手也抓個娃,很辛苦吧?」


 


被他這麼一說,我低頭看了看自己全副武裝的樣子,長款羽絨衣、毛帽、手套無一不少,兩隻手分別牽著孩子,三個人的重量加上下雨泥濘不堪的路況,讓我有點寸步難行。對比身旁快步俐落的上海人,的確看來有些辛苦,甚至因為穿戴厚重衣服帶點滑稽可笑的意味。


 


儘管在旁人目光裡看來辛苦,我卻只想珍惜此刻牽著手的溫度,這一年與孩子踏在清晨的社區小徑,一直是我早安上海的開始,彷佛完成這個動作,我才有活力跟勇氣迎接在異鄉的一天。如果失去這美好,媽媽我不知道會有多失落,但我不能放任不安的情緒在心裡蔓延,理性告訴我是時候該學習放手了。


 


搬來上海的這半年間,因為剛入小學就讀,一年級新生會遇到的問題我們無一避免,加上為了適應新環境而雪上加霜,雙寶學會了頂嘴、挑戰大人的規則、寫作業拖拉、同伴壓力導致的物慾要求,這些問題造成親子對立、劍弩拔張的生活,常常讓我感嘆曾經抱著懷中總是依賴我的小天使,為何會變成這種磨娘精、惹人煩的小魔鬼?


           


完全不是孩子變了,這一切的混亂與衝突都來自身為全職媽媽的我,辭掉工作脫離社會後,把孩子對我的依賴當成能獲取成就感的唯一來源,一時之間還沒有調整好心態順應他們的成長。是啊!我太過度依纞孩子,雙寶上了小學後,開始形成一個獨立自主的個體,他們會想追求自我認同、渴望同伴接納、慢慢會拉開和我之間的距離,這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而我卻還停留在過去,貪戀身體觸摸的溫度,沒有真正從孩子的角度設想,孩子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或許我對雙寶的愛是有恐懼心的,我沒有和孩子一起成長,在身為父母的道德迷宮裡打轉找不到出口,總是用大人的權威訂下一條條的規則,來行遂自己害怕失去孩子需要我的恐懼,忘了孩子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擁有追求和探索的自由。


 


一晃眼,就來到校門口,慢慢鬆開緊握雙寶因而發汗的雙手,卻捨不得馬上轉頭離開,站在原地靜靜望著雙寶離去的背影,此時我的小女孩回過頭對我甜笑揮手,彷佛用她稚嫰童真的笑顏教導我要勇敢面對分離,這一刻再也禁不住想哭的衝動,為了不讓旁人發現這難堪的窘迫,只好趕緊抬頭仰望天空。


 


儘管再怎麼捨不得,我願意學習一點一點地放手,調整自己陪伴的方式,用更廣闊與信任的愛,祝福孩子在每一個生命階段快樂的成長。回程的步伐中,發現自己踩著自信快樂的腳步,原來,放手,就會很簡單。



LIN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