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隻小白鴿(原文刊登於聯合報)

photo  
圖片來自聯合報

禾也的名字,來自務農的父親,禾也家裡從祖輩開始,就一直是種水稻為生的。


臺灣人說話時,習慣在字尾加上語助詞,例如「耶」、「喔」、「呀」等,來增加一句話的力量,加上「禾也」在閔南話裡音同「好耶」,父親希望他的人生一直處在「好耶」的狀態裡,簡單兩個字的名字卻包含父親對他一生的期朢,而且還符合莊稼人的家族傳統。

可是現在看來,禾也一點也沒有「好耶」,反而情況有點「壞耶」。

在學校,禾也是一個容易被人忽視的孩子,平常總是獨來不說,上課時也鮮少聽到他舉手發表意見,偶爾聽到他和同學借橡皮擦,一句話說來彷佛十句長,孩子等不急他說完,早已轉頭離去,幾次觀察下來,發現禾也一緊張就會口吃,無法好好表達自己的意思,也因此影響他的人際關係發展。

身為老師的職責之一,就是發現孩子的困難處並幫助他克服,無奈一直找不到好方法,該怎麼幫助他走出這個困境呢?

某日中午,我一如既往陪孩子們吃飯,禾也突然起身跑來我身邊說:

「佳佳老師,你看操場有好多白鴿在散步。」平常總是口吃的他,這次居然說得清楚明白,我不由得放下手邊的工作,轉頭看著他。

「喔!真的耶!你認識牠們嗎?」我望向操場一看,果然有一群白鴿在那裡,可是鴿子不在天空飛翔,卻在操場散步,感覺有點奇怪。

「我知道啊!那是我們對面鄰居棄養的白鴿,一共有12只,而且都被剪了翅膀。」禾也語氣帶著悲傷。

賽鴿一直是中國人的農餘愛好,到了臺灣也不例外,大部分的養鴿人都是為了賽鴿的高額獎金,可憐的是有一些鴿子參賽後遭到淘汰,在我小的時候絕大部分失格的賽鴿,被當成肉鴿賣掉,但因為臺灣近年來曾爆發過禽流感,吃鴿的人數減少,所以被淘汰的賽鴿命運就是棄養,有些可惡的飼主甚至怕鴿子飛回鴿舍,剪掉鴿子的翅膀,讓他失去展翅高飛的能力回不了家,在野外自生自滅。

禾也說的棄鴿大概來自於這些可惡又自私的人類,我心裡不由得有些氣奮。


「你怎麼知道有12只,還有你怎麼認出他們是鄰居棄養的?」我繼續問他

「因為牠們都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幫他們都取了名字,你看脖子有斑點的我叫他斑斑,後面那只腳受傷過我叫他小可愛,還有還有

禾也開始滔滔不絕,細數每只白鴿的特徵給我聽,我突然明白,為何他之前堅持在學校旁的空地搭建小鴿舍,而且還自掏腰包用零用錢買鳥飼料喂白鴿,原來是不忍見他的白鴿朋友們流離失所、饑餓難耐,我一邊感動孩子的善心,也發現一件事,那個曾為口吃落寞的少年,在自己喜歡的事物面前,居然變成一個口若懸河的白鴿專家了。

於是,我從圖書館借來幾本鳥類圖鑒,也交代禾也一個功課,希望他能在一個學期內,做好一個關於12只白鴿的行動研究,老師隨時要請他跟同學報告進度,如果過程中遇到困難,老師跟同學也會全力幫忙,原以為禾也會拒絕,沒想到他居然滿臉開心的接受了這項不在課本裡的作業。

禾也,謝謝你讓我找到方法幫助你,也謝謝你沒有拒絕我的請求,希望這美好的開始能讓你看見自我的潛能,不再只擁有鳥類朋友,而是同儕小夥伴,甚至是我這個大齡好友,在學習的路上,你不再孤單,有我們相伴。





LIN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