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種生存方式

IMG_5749.JPG  



不知道為什麼,身為ADHD的孩子,很容易莫名就走上霸凌者或是被霸凌者的道路,我們家的兒子也不例外,從讀幼兒園開始,這個傢伙就常常回家哭訴,某某某打我,不然就是抱怨老師對他不公,一開始我確實也會驚慌失措,大動作聯絡老師、和爸爸商量解決方法,後來漸漸傾向放手,讓他一個人獨自面對和處理,盡可能不插手干預,當然這是需要有過程的。




某一天放學,他又回家哭訴,坐在他後面的同學畫他的書包、衣服,我一檢查真是不得了,眼見開學才新買的書包,被畫的亂七八糟,接連著用漂白水、去漬粉都洗不掉,深為資深潔癖的我已經焦躁了,他又跳針似的不停述說事情發生的經過,一時之間氣急敗壞地對他說:「為什麼每次遇到這種事情你只會哭。」接著大聲喝令他回房間不要打擾我做事情,溫順如他乖乖地走回房間關起門,此時暫時分開冷靜才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一邊刷洗書泡,一邊感受沉重的無力感籠罩心頭,到底這樣的事情要上演幾次才肯落幕,老實說能做的都為他做了,講述霸凌有關的繪本、共同討論解決方法、和老師、霸凌者家長溝通、讓自己強大…等等,我在心裡反覆思量有什麼遺漏的,沒有啊!我黔驢技盡了,一點方法也想不出來了,也許讓他自己好好面對這個世界才是最好的辦法。



第二天我告知學校老師,但並不是要告狀,只是通知她我知道這件事情,然後請她告訴我事情後來的發展,對孩子也不主動提起這件事,過沒幾天太陽跟我說他想到好辦法,他跟那個欺負他的人說,我們做朋友好嗎?我不想用你對我的方式對待你,對方很震驚!我也很訝異孩子的智慧,不可思議對方也居然接受了!其實霸凌者往往在班級中是被邊綠化、不受歡迎的,沒想到居然有人願意接受他,現在他們是好朋友,正所謂不打不相識吧!男生間的友情有時身為異性的媽媽不容易理解。



好吧!不得不承認這孩子有他自己一套的生存方式,以前的我被老師這個角色所束縛,一直認定自己的方法才是最好的,孩子就應該照本宣科按照我的指示走,但經過這件事情,深深感受到太陽是個特別的孩子,常常蹦出大人意想不到的法子,身為媽媽的我應該放下身段,虛心向孩子學習處世的智慧,同時也可以稍解平時我一人帶孩子緊蹦的情緒,這美好的頓悟!讓我寫下此篇文章,願把這意念與大家分享。



LIN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