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胞胎媽媽的OS:雙胞胎不是名牌,只是我的兩個孩子


因為做試管,我得知懷孕的過程比較特殊,一般女人大概都是老公在廁所門外,焦急等待太太公佈答案,而我因為傾家蕩產,直接將開獎舞台搬到醫院,經由抽血檢查絨毛指數。我永遠記得那個畫面,我和婆婆接過護理師拿來的單子,看著上面的數字還一頭霧水,護理師告訴我,絨毛指數這麼高代表懷孕,而且有多胎胞的可能。


聽到「代表懷孕」這句,不孕6年的我當下就樂傻了,根本沒去考慮「多胞胎」的後續照顧有多麻煩,直接的反應是要打電話告訴老公,好笑的是頭腦雖下達了命令,手卻止不住的顫抖,連續播錯三通電話才終於成功,老公一接起電話,聽到他那句「喂」我就哭了,哭聲有感動也有開心,更多的是委屈,老天爺真是捉弄我,為什麼這條路走了這麼久。

20週的時候,因為雙寶中的大寶(當時不知性別,只好取大小寶)被檢則出是單一臍動脈,和老公商量之後,決定額外花錢做高層次超音波檢查,也意外提早知道雙寶的性別,當醫生宣佈是一男一女的時候,我看到陪著被人前去的婆婆露出欣慰、開心的眼神,回家後更是興奮的到處告知親朋好友「是一對」!

我本來就知道一次生下雙胞胎是很多人羨慕的事情,後來才明白懷了龍鳳胎似乎是抽中所謂的上上籤,當一個龍鳳胎媽媽就像全身披掛著許多名牌,這輩子要不停接收讚嘆羨慕的眼光和言語。

是的,龍鳳胎本身的存在在外人眼中就像是一種名牌概念,叫人難以忘懷永遠心心念念。

只是龍鳳胎的名牌效應,無助減經雙胞胎孕婦所承受的危險和痛苦

懷孕初期醫生告知我這次懷孕得來不易,加上懷雙胞胎初期流產的機會比單胎高,所以當得知懷孕的那一刻,也就是我安胎生活的開始,除了被要求上廁所之外都得躺平當神豬供養外,還得早晚從陰道塞安胎藥,塞到下體非常不舒服甚至感染過敏,停止一陣子又得繼續。

後期則因為子宮內有多個胎兒,很容易因為胎兒搶奪血夜而發生輸血症侯群,雙寶妹在30週時曾因為缺血而發育不良,醫生說差一點就要胎死腹中。如果胎死腹中,產生的毒素進入孕婦血夜,可能出現凝血的情形,死亡率高達70~80%,當時真是嚇壞了我和爸爸。

而懷孕後期,多胞胎早產的機會更是比單胎胞來得高,於是我又進入安胎的生活,這次雖然沒塞安胎藥了,卻得三餐定時吃中藥,吃到後來我有好幾年看到中藥就害怕。懷孕後期躺哪側哪側位置的寶寶就踢媽媽以示抗議,平躺久了又腰痛只能坐著睡覺,加上頻尿,根本沒辦法好好睡覺,苦不堪言。

龍鳳胎的名牌效應,除了無助減經雙胞胎孕婦所承受的危險和痛苦之外,更沒辦法削弱照顧雙寶胎的帶來的疲累!

有段時間聽到外人的溢美之詞,我還會生悶氣,心裡默默上演內心戲:

「你們哪懂照顧雙胞胎的疲累,這種辛苦是單胞胎的好幾倍。」
「我一點也不想生雙胞胎啊!想當初我只想生一個。」
「別再說羨慕我了,人前歡樂背後不知道是用多少眼淚換來的。」

作為一個龍鳳胎媽媽,我很明白我能夠做的不是為自己辯駁,因為生養龍鳳胎在外人眼裡是何等幸運的事情,如果還抱怨發牢騷的話,就顯得太不知足感恩了,所以每當聽到外人的羨慕之詞我總是沉默以對和苦笑,一般人要做到換位思考是很困難的,畢竟照顧雙胞胎的疲累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能感同身受。

我當然也愛孩子,很感激他們來到我的生命,可是再怎麼愛孩子,我仍然無法掩蓋雙胞胎育兒生活帶來的疲累和倦怠感啊!

儘管,他們構成的畫面有多賞心悅目,想想一下,兩個初生寶寶一起甜睡在嬰兒床裡、一對光溜溜相視而笑的寶寶,甚至出去玩時會有路人直接拿手機對著他們偷拍照片,他們的存在就像掛在牆上給孕婦看的寶寶月曆般,叫人心生向往,是啊是啊!帶出去好看,帶回來疲累,關起門來的辛苦誰懂呢!只有同是雙胞胎父母才懂啊!

或許是龍鳳胎三個字太引人注意了,生性低調的我比較傾向把他們視為一般的兄妹來教養,除非別人問起,否則不會主動提及,也那麼湊巧哥哥向來都長得比妹妹高大,正好符合了偽裝的條件。


這麼做的原因,也是為了保護孩子免於受到比較的傷害,在我心裡,龍鳳胎不過是個名詞,我愛著他們,絕對不是為了追求外人追捧時,暫時被滿足的,那種擁有名牌的虛榮心,更不是因為他們同時來到,讓我只痛一次就兒女雙全、畢其功於一役,僅僅只因為他們是我的兩個孩子,是我期待已久、竭盡所能愛著的兩個生命,如此而已。

LIN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