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孩子怒吼:「媽媽以前都自己照顧自己」




今天準備要寫文章時,打開臉書剛好聽到葉倩文和A- LIN合唱的「愛的可能」,聽到首段你出現我身邊像個奇蹟發生,沒想到會是你讓我如此失魂,我心中的感覺是這樣陌生,快樂的牽掛在相聚的每一分」忍不住就掉眼淚,也許這是一首情歌,卻像是在訴說我對雙寶的心情。


雙寶是我求子6年才生下的孩子,他們的出現對我來說就像個奇蹟,其他女人打排卵針,輕輕鬆鬆都可以「催」出十幾顆卵子,做完一次試管還可以「存貨」凍卵準備第二胎,而我再怎麼打也只能生出三、四顆卵子,最後一次試管時我取了四個卵子,經過醫生的巧手變成四顆受精卵,植入子宮後成功了兩顆,這兩顆就是我的雙寶寶。


自從得知自己懷孕後,每一天我都患得患失,寶寶的一點風吹草動都可能讓我失了魂,20週的時候,兒子被檢查出單一臍動脈,我記得那天從診間出來一路哭到回家還停不下來;30週換女兒差一點成死胎,胎動減弱,連續幾週的密集產檢體重都沒有變化,我簡直要崩潰了,夜夜哭到無法成眠。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感受如此強大的感情,成長於一個總是充滿吵鬧和暴力威脅的家庭,我並沒有和家人建立緊密的情感連結,毫無疑問我是愛家人的,可是說到「親密」兩個字,對我來說是從未體驗過的情感,以致於懷孕後,我才會有如此失控又陌生的感覺。


換句話說,因為擁有雙寶,童年壓抑的情感全部回來了,原來我會哭、會傷心、會因為愛著某個生命,愛到難以自拔,無時無刻都牽掛惦記著孩子們,甚至願意為了孩子好,想把全世界都給他,或許是因為如此,懷孕的時候我總覺得自己在做夢,直到他們平安生下來,我還傻傻問老公「他們真的是我的孩子嗎?」


等到抱著孩子,親自哺育初乳,望著小小的、滿足可愛的臉孔,那一刻我才終於心安,真實感覺自己成為母親。


然而,一個人照顧孩子的艱辛,遠遠超過我的想像,我以為自己的愛足夠強大,可以讓我承擔所有的照顧工作,卻常常在腦海中,勾起我還是小女孩的某些畫面,每當這個時候,自己都會莫名感到害怕和擔憂。


前幾天,這種感覺又來了。


為了改善雙寶寫功課拖拖拉拉的狀況,我把他們的書桌搬到客廳,只要功課比較多,兩個人就容易拖過晚餐時間還沒寫完,我只好一邊煮飯一邊盯他們寫功課。這天,兩個孩子不知怎麼搞的非常不對盤,從放學一路吵架吵到晚餐時間還在吵,一開始我還耐著性子,各自安撫他們,結果越吵越停不下來,甚至開始動手了,我終於忍不住對孩子大吼:


「你們給我差不多一點,功課不寫一直吵架,媽媽以前都自己照顧自己,寫功課根本就沒有人陪,下課回來就自己寫完,你們現在有人陪還不滿意,是想怎麼樣?」


小學時,爸媽都有工作,放學回來,我都是趴在鄰居院子的階梯上寫功課,從來沒有爸媽陪寫功課這件事。或許我曾經因為沒得到父母的陪伴而難過,可是我一直否認這種缺失帶來的痛苦,也不願想起那種痛苦的記憶,我甚至常常覺得,自己沒人陪寫功課,還不是可以把功課寫完活得好好的,為什麼自己的孩子不可以!有人陪不是應該很滿足,快點把功課完成,還有空吵架囉哩八嗦什麼呢?


想要人陪伴不僅在我的童年裡未曾得滿足,而且是不被認為是需要被滿足的,那個時代的父母覺得把孩子養活就算是了不起的一件事情,所以我內在的需求一直是缺失的,甚至在開始交朋友、談戀愛時把這種需求轉移到朋友、情人的身上,不是讓對方想逃離就是令自己受傷害,最後寧可選擇關閉自己的心靈,築一道保護牆阻擋別人的靠近。


於是,那些未曾被滿足的需求,時不時就和孩子的需求產生衝突,我無法理解、察覺孩子的需求,也無法即時回應孩子的需求,就算做了還會莫名感到生氣,「以前媽媽都沒有,而孩子卻擁有童年我想要的一切,憑什麼還不滿足?!」


或許該感謝我長久以來的閱讀習慣,就在此時我讀到 波蘭兒人權之父柯札克 的短詩


你說
和孩子在一起總是很累
你說得對
你還說
那是因為得和孩子站在同一高度
放低自己、俯下身來,跪在地上,讓自己變小。
這麼說,你就錯了。
這並不是最累的。
最累的是你必須在情感上達到孩子的高度,
你必須拉扯自己、伸展自己、踮著腳站立,
這樣才不會傷害他們。」


讀到這首詩,我忍不住又哭了,照顧孩子就像在播放童年記憶的幻燈片,需要歷經多少情感上的拉扯和抗拒,才有辦法給孩子自己童年未曾擁有過的愛,如果我做到了,這是多麼令人感到驕傲的一件事;如果做不到,我也要等待包容自己,當情緒的浪潮又向我打來,我要做的是轉頭摸摸內在那個曾經失望傷心的孩子,說一句「一路走來,辛苦妳了!」當內在孩子傷口癒合,才是父母真正的成長。


感謝孩子讓我有機會修復童年遭受的傷害,不需要再壓抑童年痛苦的記憶,因為我已經長成能夠安撫自己內在孩子的大人,有能力給予孩子自己童年沒有得到過的愛,我,真的很棒!


但是,也不需要因此就無止盡地付出,孩子有他們的小世界,也是會哭會笑會傷神的人,只要在孩子需要時適時伸出我的雙手,不要愛的用力、過度介入忘了彼此的界線

LIN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