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冬天不下雪?


/玩雪中的雙寶,開心的不要不要的/




家住台灣南部的我,天生就是一個「怕冷底子」,學生時代制服外套根本不保暖,媽媽幫我拿去裁縫店加了內裡,可是嘉義清晨氣溫直逼淡水,早起等公車的我總是瑟縮在路邊,戴著手套的雙手硬是塞進外套狹小的口袋裡,看到公車逼近才肯拿出來揮手。


誰知,婚後隨老公定居台北,這是怕冷星人我第一次的震撼教育,台北冬天總是飄著「穿雨衣嫌麻煩,不穿又會淋溼」的細雨,年輕小夫妻的代步工具只有摩托車,「到底要不要穿雨衣」變成我和老公生活的小情趣之一,大部分時間都是我嘟嚷著嘴,乖乖讓老公套雨衣「你感冒我還要照顧你,乖!聽話」

看到這裡先別生氣轉台,這絕對不是一篇欺騙讀者感情的放閃文。

會讓老公這樣說,實在是因為我太會生病了,移居台北的第一年冬天,三天兩頭就在跑醫院看醫生,同事笑我感冒從來沒好過,當時健保卡還是傳統的6宮格,我的卡總是一下就蓋滿了,完全沒有愧對自己繳的那些健保費,有次感冒發燒到40度恰巧遇到SARS大爆發那一年,如果時間再晚1個月,恐怕就要被隔離。

大概上天刻意要磨練我這個「敖少年」,因縁際會我又跟著老公到北京生活,北京勇奪我有生之年居住地的緯度爭霸戰。


/冬天雙寶在上海最大的享受就是一起泡腳/

在北京生活的那一年,我終於體驗到什麼叫真正的「冷」,北京入秋之後氣溫急速下降,在我的定義裡,北京沒有「春秋」只有「夏冬」兩季,春秋的溫度對於怕冷星人的我來說根本就是冬天啊!入秋之後的每一天就殷殷期盼著供暖,接著就挫著等供暖結束的那一天,供暖結束我總要哀嚎很久,直到氣溫上升才能放下情緒。

還好,在北京生活的那一年,雖然飽受冷洌天氣的折磨,老天倒是很賞臉的下了幾場雪,滿足我和孩子對異地情調的期待,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是剛從台灣過新年返京,爸爸一大清早就把睡夢中的母子三人搖醒看雪,一家四口裹著被子迫不及待拉開窗簾,望見外頭「白雪皚皚」的景色,我和孩子口裡不停地歡呼,卻也不忘馬上添衣戴帽直奔樓下玩雪。

雖然那不是我第一次看到雪,卻是我們一家四口第一次「一起」看到雪,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只可惜這種異地情調在移居上海後嗄然而止,上海在中國屬「華中地區」,不上不下的地理位置,冬天雖然冷風刺骨,卻鮮少下雪,就算真的下雪了,也很難「積雪」到可以「把玩」的程度,這是因為上海相較於北京地面溫度較高,一旦雪落到地面就融化成雨水。



/只有霧霾沒有積雪的上海/

所以每當有台灣友人問我上海冬天是否會下雪時,心裡都忍不住對老天爺生悶氣,明明冷得要命,卻看不到期待中的雪,身體和心靈都被上海的低溫欺騙了感情,覺得心有不甘被虧待了!

「移居上海,每一年都在期待下雪,只是,就算氣溫下降到-2C,外頭仍然只有呼嘯的東北季風和霧霾的天空,期待下雪的我,就像婚後仍然渴望浪漫的女人,就算一次一次失望,還是放不掉來自心底的渴望」

這是某一年的冬天,我在微信朋友圈寫下的文字,馬上就被朋友吐糟叫我早早死了這條心哈文字是拿來裝文青用的,現實生活中面對上海不下雪的低溫,激發出來的往往是採購禦寒商品的能力,從暖暖貼、暖爐、保暖衣物一應俱全,表面上到了冬天就如臨大敵,其實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購物慾望。

這些商品中最深得我心的是「加絨」衣物,所謂「加絨」就是衣物加了一層毛絨絨的內裡,對不愛穿「秋衣秋褲」的我無疑是救星,況且上海冬天「不供暖」不開空調的室內簡直是大冰箱,不穿得保暖一點,根本是虐待自己的身體。

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在淘寶上輸入「加絨」,馬上就會出現五花八門的冬季衣物,但我個人覺得以台灣的氣溫而言,這些加絨商品跟雪靴一樣,上場的機會屈指可數。

/淘寶上賣萌的冬季禦寒商品/

忍受低溫又看不到雪,只能靠賣萌的保暖商品,跟台灣友人分享上海的生活情趣,不時還要討個拍,靠腰想吃冒著煙的薑母鴨,順便誇耀自己又突破身體的極限,再一次征服上海的低溫,這些點點滴滴,似乎變成我在上海冬天的日常景色了。

LIN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