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快樂的媽媽,全因學會放過自己



/小區裡美麗的櫻花樹/雙寶娘攝

上海的春天乍寒還暖,為了讓自己保有寫作的熱度,我又臨時決定出發到咖啡廳寫作,捨棄祖母綠的鉤針毛毯,披上寒冷專屬的羊毛大衣,小心撥弄貝蕾帽下的短髮,最後套上心愛的雪地靴,孩子上學後,整個家就是全職媽媽的舞台,帶著美麗出門是送給自己最好的鼓勵。

一出門,刺骨的寒風迎面而來,也迎來意外的驚喜,社區裡的鄰居媽媽J問我準備上哪?看她似乎沒有計劃,索性邀她一起同行,我的寫作之路,常是因為朋友帶給我觀念上的啟發,總是能透過聊天激盪出下篇文章的繆思,所以我毫不考慮伸出我的友誼之手。


「好啊!我正有問題想請教妳。」J爽快地回答

既然彼此都有靠近對方的心意,那就順勢發展。我們的情誼還不到手勾著手的閏蜜程度,兩個人一前一後走進咖啡廳,服務員看到我習慣性問

「今天還是大杯拿鐵不加糖,原味華夫餅一份?」我點點頭默許

J突然大叫「怎麼,你也喝拿鐵不加糖?」

「是啊!」一陣熱烈的擊掌歡慶,相同的喜好可以讓兩個女人的感情迅速加溫,而這個不在劇本之外的開場白,也讓我們卸下對彼此的心防,在輕鬆的氛圍下談話交流。

J突然表情一沉,說出她最近的困擾。

「我老公在杭州工作,一個月才回來一次,一個人帶孩子讓我好累,有時半夜會覺得自己失去自由,心裡充滿怨恨。」

她緊皺著眉頭,接著又拋下每個媽媽都會說的一句話:

「當媽真的好累!」

望著眼前這張,因為疲憊、壓抑和操勞而失去光彩的臉龐,我不忍心再說出任何苛責她的話,事實上我無法反駁她的話,更沒辦法給她一條當媽可以好輕鬆愉快的捷徑,因為這條路我正在走,清楚知道這一切真的好不容易。

回想自己剛生下雙寶的時,請了育嬰假在家,不論白天黑夜都跟雙寶在一起,整天的日子就是哄孩子、餵孩子、手洗一件又一件的寶寶衣物,面對如此忙碌卻又單調可怕的生活,簡直要逼死我內心裡的流浪魂,這樣就算了,連睡覺的自由也被孩子剝奪,生雙胞胎想一覺到天亮?那簡直比中樂透還不可能。

以為孩子大了會越來越容易?那不過是其他人的安慰母親的謊言,生孩子頭三年媽媽是屎尿官,整天最常面對的就是寶寶的小屁屁,孩子大了變判官,除了要處理手足相爭,還要跟兒女鬥智鬥勇,而另一伴又是廣告工作狂,自由?早已飛離我的世界,夢想?不如直接躺下來睡覺比較實際。

那陣子的我是不滿現實的母親,是失去自由的妻子,對自己的生命充滿怨恨,完全找不到自我,夢想被我擱置在一旁,更直接放棄追求美麗的權力,生活過得渾渾噩噩不知所以,直到有天晚上,我一如往常匆匆洗漱完畢,卻忍不住對著鏡中的自己發呆,玻璃維幕上的我看起來好陌生,這真的是我嗎?眼淚不聽使喚地掉了下來。

而後,就像你們看到的那樣,我決定重拾寫作的興趣,在網路上發表自己的文章,一開始少不了挫折和困頓,隨著時間過去,和自己的堅持努力,總算有了一點小小的成績,這個看起來微不足道的變化,卻像暗夜裡的煙火,咻一下升空點亮我原本陰暗的世界。

但是,這並非意謂我逃離了家庭,只是稍為拉開了和先生、孩子的距離,有一塊完全屬於自己的小天地,可以稍為喘口氣休個息,有機會感受外面世界的脈動,但光是如此我已經很滿足。

J聽完我的話,用手枕著頭若有所思的望向遠方,不忍打擾她的心緒,我伸手拿了早已失去溫度的原味華夫餅大口咬下,啊!自由的味道不論冷熱都叫我開心滿足,正準備拿起咖啡豪飲一番,J突然大叫一聲

「啊!」
「怎麼啦?嚇我一大跳」順便扶好差一點滑落的杯子
「好奇怪!明明你的事情跟我無關,可是聽妳說完我的心好像進來點什麼東西!」
「什麼東西?」我順著她的話發問
她神秘地笑了笑,卻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約莫過了2個星期,我再見到J感覺她明顯變了,她告訴我自己在網路上開起「微店」,賣一些美容相關的產品,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有說服力,更是奮力運動減了5公斤,除了變瘦之外,臉上的表情也明亮、開朗許多。

寒喧幾句揮別她之後,突然發現小區的櫻花樹開花了,春天剛來時,我總是埋怨它為什麼還不開花,原來只要春暖就會花開,一個快樂精彩的媽媽,就好像春天裡溫暖的太陽,趕走了冰冷的空氣,氣氛突然明亮起來,讓家人看得到世界的枝繁葉茂,尋回那久違的幸福感。



LIN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