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媽媽溫柔的支持者,不當挑錯的教養糾察隊



我的朋友P住在一個高級社區裡,社區裡的住戶都是高級知識份子,住戶的職業機乎都是「師」字輩,從老師、醫師、律師、機師無一不缺。


社區的向心力很強,除了會組團出去露營旅遊,還有一個社區LINE群組,大家不論在現實世界或在網路世界,都有著密切的聯繫,但關係太緊密也容易出現一些問題。

有次P放假帶兒子去社區的公共遊樂場玩,恰巧也有兩三個住戶在現場,其中有一個阿媽過來跟P聊天,P深知地方媽媽難纏之處,尤其是阿媽等級的人物,原本想帶兒子趕緊撤離,無奈兒子正在玩興上,說什麼也不肯回家。

社區阿媽一眼看出P三歲的兒子還在包尿布,所以就針對這個「她覺得」錯誤的育兒方式,開始對她曉以大義,P委婉地說她想等孩子生理性成熟了再來戒也不遲,豈知教養糾察隊成員大媽聽到她企圖反駁更加激動,完全沒有放過她的意思。

她在冷風中聽了整整半小時的訓話,一直忍住翻白眼的衝動。

我聽了她的故事哈哈大笑,說她不懂得拒絕,一開始就該當面說明

「謝謝妳,我有自己的方法,我想用自己的方法帶孩子」

不過,社區大媽只是教養糾察隊裡的隊員,自己家族中的長輩才是教養糾察隊的首腦人物,來看看雙寶娘自己的例子。

婆家是個大家族,加上我家雙寶是家族中唯一的雙胞胎,雙寶剛出生時,為了一睹雙胞胎的風采,原來很少來我家做客的親戚全都上門拜訪。

這些三姑五舅六姨免不免要給我這個新手媽媽個別指導,如果是好心的過來人經驗分享都還好,最可怕的是硬要我接受她的建議,這才是真正逃也逃不開,躲也躲不掉的痛苦。

該出聲拒絕時,請溫柔的堅持

有一次某個遠房阿姨硬要我餵雙寶吃香灰保平安,一開始我客氣拒絕,怎知她一再堅持還準備自己動手,我就笑笑回她:

「要不妳把雙寶帶回去照顧?」

「我才不要,照顧雙胞胎很累,而且那是妳的孩子,我不想幫妳照顧。」嗯!中了我的招,就在等妳說這句話

「喔!您。知。道。那。是。我。的。孩。子。啊!」我故意放慢速度,一個字一個字地強調

結果她馬上就閉上嘴巴、識趣離開了。

做一次強勢的父母,捍衛教養主權

如果連溫委出聲拒絕,對方還不知退讓,硬要踩妳的底線、強迫妳做事,為了捍衛教養主權,雙寶娘建議妳,此時不發個火更待何時,不管是真心生氣還是假裝演戲,都要趁這個機會,一次性向當面向對方表達自己當父母的權利與責任,即使對方是家族中的長輩亦然。

如果為了維持表面的和平,一再失落教養的主控權,任由他人干涉你和孩子的世界,那就只能在背地裡生悶氣,又無助於改善困境了。

當然,我也知道拒絕長輩型的教養糾察隊,是一件無比艱難的工作,既不想當面衝突破壞關係,又不想傷及老人的顏面自尊,還要堅持於自己的教養原則。

我的方法是若真的沒那個勇氣當面溝通,就用書信的方式表達,讓長輩了解你的處境,而且還可以一再修改,將字句調整好再交給對方。

在妳開始懂得拒絕、懂得捍衛身為父母的教養權時,會有一段尷尬期,雙方的相處很微妙,不要擔心那正是關係開始轉變的開始,隨著時間過去,你的堅持會逐漸發酵,並在孩子的身上看到教養成果,長輩就算沒有百分百認同你的方法,也會懂得適時地的放手。

當溫柔的支持者,不當挑錯的教養糾察隊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考試制度的影響,我深深覺得台灣社會迷漫著一股「挑錯文化」,我們批評政治、不滿教育制度、也看不慣其他父母對孩子的教養方式。

其實挑錯是人的本性,特別是喜歡挑別人的錯,又受不了別人挑自己的錯,而且很多時候,挑錯的人只是為了證明比對方優越,並不是真心為了對方著想,特別是那些存在感嚴重不足的人群。

我們也許很難抵擋這種人性之惡,卻可以練習說話的方式與步驟,每個人有他的獨特性,每對父母也有對孩子的原則和要求,我們可以熱情跟別人分享自己的教養經驗,卻不能忘了要尊重對方的意願。

你覺得好的觀念對他而言可能是壞的,在給予建議時先主動給予對方支持和肯定,雖然照顧孩子從來不是為了得到他人的讚美,但只要是人終其一生都需要他人的肯定與支持,就算身為父母也不例外,況且讚美之後的建議往往比批評後的干預來得受歡迎許多。

當一個溫柔的支持者,不當挑的教養糾察隊!從你開始一個好的習慣,當大人都能如此對待其他的新手父母,便能慢慢改變這個社會的風氣。


讓每個新手爸媽在溫柔、包容的環境下練習當父母,建構一個支持性的網路和連結,這才是給予新手爸媽最棒的禮物和體貼。

LIN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