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需要當個好媽媽,單純當個媽媽就好



某日想轉換一下寫作場所,於是把七年老筆電請出來到咖啡廳約會,九點不到咖啡廳已人聲鼎沸,選個靠窗看似安靜的位置坐下來,椅子都還沒坐熱,鄰桌就來了四個女人,原本想立刻換個位置,但無意聽到她們的話題,覺得有趣就這麼假裝寫作,實為探索擴廣寫作題材,肆無忌彈地聽下去。





以下有些大陸用語,為保留原意就不修改了。






A女說:「我覺得當媽以後好累,什麼事都不能做,整天心都掛在娃身上。」


B女說:「可不是嗎?以前可以踩街以自己為中心,美麗的不要不要的,江湖中誰不知道我的名號啊!現在只剩下媽媽這個名字。」她說這句時,我正啜飲手裡的拿鐵,差點沒噴出來,抬頭瞄了她一眼,因為我很好奇遊走江湖的奇女子長相為何。


C女說:「唉!你們甭抱怨,看看我還懷著二胎,老大才剛上幼稚園,又鬧出人命搞死自己。」說完順道咬了口叉子上的奶油松餅,接著用手撫摸自己隆起的肚皮。


D女說:「容我說一句,你們這叫患了《好媽媽》這種病,戒掉就沒事了。」喔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總算有個媽媽是清醒的,但說完這句話,其他三人頓時安靜下來,似乎都在琢磨著眼前這句話,我憋得發慌,真想直接劈頭問她何謂《好媽媽》這種病,又該如何戒掉呢?老實說我也覺得自己中標了。





B女劃破這長達一分鐘的沉默發問:「大家說起《好媽媽》這個詞,多半是稱讚的意思,怎麼妳說《好媽媽》是一種病?」





A女飲了口咖啡,坐直身體一臉正經開示:「我自從當媽媽以後,就深受身邊人言論之苦,大家瘋狂地比較誰愛孩子比較多,看看微信就知道,剛懷孕的比誰的胎教扎實多樣,生出來後比誰的母乳多,一旦不餵還會被攻擊,接下來就是輔食、早教班興趣班的種類、上小學的功課排名、孩子乖巧的程度,有一天我真是再也受不了了,打算永遠退出這場永遠比不出輸嬴的戰爭,放棄追求《好媽媽》這頂桂冠,只想單純當個媽媽就好。」





此言一出,真是打臉天下無數的母親,包含我在內,頓時覺得臉頰發熱,冏得無地自容,還無力反駁她所說的話,陷入長長的沉思。





記得雙寶四個月的時候,我堅持要讓孩子練習不夜奶練習睡過夜,這個舉動引來身邊人大聲抗議,有的人說寶寶體重還不足,怎麼可以讓他們少掉一餐,我委婉解釋,長期睡眠不足讓我越來越沒體力照顧孩子,不料卻引來母愛協會的大肆批評,「做人家媽媽的,為了孩子健康就算犧牲睡眠也是應該的。」





有沒有覺得很熟悉,這樣的言論其實在我們的生活圈,不斷地上演,出自別人之口已經夠令人心痛了,最怕被這個約定成俗的陋習制約久了,母親本人也漸被同化、這麼定苛責自己。





《好媽媽》在社會所定義的範本裡,就是等於犧牲和奉獻,一旦背離這個範圍,就會被冠上各種莫須有的罪名,我常想為什麼媽媽就只能有這些標準模式,人有各種個性,媽媽這個角色也應該是千姿百態才符合常理,我對唯一的範本深感懷疑。





況且,付出不代表非得犧牲和奉獻,尤其當犧牲和奉獻已經危及媽媽的身心健康時,這樣的付出還值得嗎?如果我的孩子知道媽媽用這些換來他的成就與安好,他會不會覺得這些付出太沉重壓迫?如果我是孩子,我願意自己的母親是這樣不快樂的母親嗎?





說到我的母親,她的確是個為了孩子犧牲一切,不快樂的媽媽。





她,是負面家庭裡的被害者,長期受父親的暴力威脅,一直過得很不快樂,這樣的情形到我念高中、大學,未曾改善過,個性溫和的母親,不曾將這樣的情緒轉移到三個孩子身上,卻常常一人躲在房裡哭泣,母親無力反擊又隱忍的畫面,每次想起總讓我心痛不已。在姐姐出嫁當天,父親又因為細故毆打母親,母親滿臉傷痕,看到這一幕我終於忍不住嚎啕大哭對她說:





「為什麼不離開,妳可以走得遠遠的,不要受委屈。」


「一切都是因為你們啊!」母親用她一貫溫柔的聲音說著


我感念母親的付出,但不知為何望著母親的時候,總是懷抱著愧疚的心情,


這種揮之不去的壓力,恐怕會緊緊跟隨我一輩子。





這樣為了孩子犧牲一切,不快樂的媽媽,你想當嗎?如果不想,再來看看另一種好媽媽的範本。





南韓作家金璽別,是一名遺物整理師,在他的著作「離開後留下的東西」裡寫到一個故事。





一個由媽媽、爸爸和孩子一家三口所組成的幸福家庭,但從孩子念中學開始,媽媽就開始執著于孩子的學業成績,用各種手段逼迫孩子讀書,甚至口出惡言拿棍子毒打孩子,為了這個問題夫妻兩人爭吵不斷,最後爸爸再也受不了,在孩子進入高中時提出離婚的要求。





爸爸離開後,若大的房子只剩下媽媽和兒子,媽媽變本加厲要求孩子,只要孩子沒考到第一名,就用高爾夫球杆狠狠打孩子,甚至不讓他睡覺,不停用惡毒的言語羞辱他,長期被母親虐待的孩子終於承受不了極度的壓力,某一晚拿著改造過的玩具手槍,對著熟睡的母親瘋狂進行射殺,最終母死子罪,孩子在被員警帶走的那一天,開口問父親:「爸爸,不管發生什麼事您都不會拋棄我吧?您會陪在我身邊嗎?」





多麼令人悲傷又怵目驚心啊!這是一個值得所有父母深思的故事。渴望被父母所愛的孩子,卻總是得不到溫暖和認同,飽受母親肢體與言語雙重暴力威脅,那種受傷的心情在長期之下,轉變成自我否定的烙印,孩子無時無刻被這種恐懼折磨著


如果不知內情者,甚至覺得這位母親是好媽媽,畢竟這個社會所認定的好媽媽,是由孩子的功課來決定,孩子的成績好、讀的是名校,那他的母親就是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不管她是否對家庭漫不經心、殊于經營夫妻關係、通通可以因為孩子的名列前茅,被原諒被忽略,如果孩子是學渣,光是這一點就輕易被打入地獄,被旁人懷疑是不負責任、沒有照顧好孩子的媽媽。





這又是另一種媽媽的犧牲,沒搞錯吧!這樣也是犧牲?





為了追求外在評價,不惜犧牲親子感情、夫妻關係和幸福的家庭,有了犧牲就有了控制,有了控制就容易走火入魔,最終連自己的生命也失去了,這難道不是另一種犧牲?





所以,戒掉吧!戒掉《好媽媽》這種病!





一個媽媽的價值不用依靠孩子的學業或成就才能顯現,妳存在的本身就價值連城;


讓所有的付出源自于妳對孩子的愛,沒有一絲的勉強與痛苦;


把旁人對妳的評價惡狠狠地拋在腦後,妳最不需要的就是活在別人的嘴裡;


撕掉社會強貼在妳身上的各種標籤, 把發言權搶回來。


妳不需要做個好媽媽,單純做個媽媽就好,相信我!那已經非常足夠了。





我飛快在老筆電上敲打出這篇文章,搶在鄰桌離開之前,果斷走到櫃檯把錢付了,當然也包含了四個老師的學費,服務員一臉狐疑看著我,瞥了眼帳單,我豪氣地說「350元治好困擾長久的病,值得!」





【註】


踩街=逛街


輔食=副食品


興趣班=才藝班


服務員= Waiter



LIN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