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老師地位高如神,台灣老師卻低如服務業


因為有經營粉絲專頁的關係,我不時會分享在上海的生活點滴,有一天放了雙寶妹被老師留下來寫功課的照片,照片裡幾個家長在教室外排排站,耐心等待教室裡的孩子把作業完成,本來是想藉此苦中作樂、自娛娛人一番,不料卻引來大家的關注留言,有家長朋友也有老師朋友,兩者看這張照片的角度就有明顯的不同,老師們驚嘆上海的老師能有如此權力,紛紛表示羨慕,家長們則是覺得上海的學習氣氛令人緊張害怕。







上海老師,不!應該說中國的老師一向是地位高如神的,如何的高如神呢?舉個例子來說,來中國一定要適應雲端生活,在中國的學校每個班級都有自己的微信群,老師會在微信群公佈事情和要求,大到辦活動時要家長配合的注意事項,小到孩子沒帶作業,都是直接在公開的群裡點名,中國的家長即使心中有不滿,也很少表達個人意見,每個人對老師的要求都是使命必達。





有一次運動會,雙寶哥的老師在晚間八點宣佈,明天全班孩子服裝要統一,要穿黑褲跟純白球鞋,基於孩子容易弄髒衣物的關係,一般家長甚少會幫孩子買純白的球鞋,於是就看到一群中國家長帶孩子在晚間八點衝出家門(因為買鞋總得試尺寸),四處尋找老師要求的「純白」球鞋,雙寶娘上海住家是郊區,附近的商場早早就關門休息,而雙寶爹又在加班中,所以我老神在在不想衝出門買鞋,只在鞋櫃裡翻出一雙勉強算是有白色滾邊的球鞋,打算讓雙寶哥穿去,不料孩子卻因為怕跟同學不一樣大哭表示抗議,大家都知道低年級的孩子往往把老師的話當聖旨一樣,只好帶著他又衝出門買鞋,媽媽是為了孩子才使命必達的。





為了一鞋純白球鞋搞得人仰馬翻,真心讓我心裡很不舒服,隔日我跟上海鄰居提到此事,孩子已經三年級的她,帶著過來人的笑容拍拍我的肩:





「親,你要習慣大陸的老師就是這樣,這邊的老師說了就算,咱們不要跟老師過不去,孩子都在他手裡,還要過上五年(上海小學是五年制,中間不換班不換老師)」她的話雖然有道理,但最後我還是忍不住跟老師溝通,希望老師以後若有要求提前告知,不然我這樣的偽單親家長真的很為難,老師也採納了我的意見,第二年以後的運動會全部都穿校服,畢竟她的要求是統一,穿什麼其實不太重要。





除了上海的例子,我家的鐘點幫傭阿姨也跟我分享過她自身的例子,因為夫妻兩人要到外地打工,還沒上幼兒園之前,她勉強把孩子帶在身旁,直到房東抱怨她老把幼兒獨留在房間外出工作,以安全為理由要她把孩子送回故鄉,最後她只好把女兒送去家鄉一所「封閉性」的學校讀書,所謂封閉性的學校,就是指孩子住校,孩子生活、讀書樣樣都需要老師的照顧,這種偏鄉的老師地位就更可怕了,一條龍式的教育,讓家長更是將老師說的話信奉成教條,完全沒有違抗的意思。





我雖然無法認同如此的教育模式,卻明白這是時勢所逼,每種環境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我可以不認同,卻不能妄下評斷,對他們來說,這是團體紀律的一種表現,每個人都應該信服配合,優點是做事方便有效率,沒有多餘的意見干擾,完成度很高;缺點是容易讓老師擁權自重、流於集體績效主義的流弊





相反地,在台灣又是怎樣的狀況呢?





雙寶娘是教育大學畢業,有一群老師朋友,每次大伙聚在一起,總是忍不住哀嘆,在台灣當老師根本就是服務業,來看看台灣老師的情形,你就可以明白為何我說台灣老師低如服務業了。為求公平起見,就拿同樣的班級群和運動會兩件事情來說。





台灣的老師,下了班還要鎖定班級群,深怕遺漏訊息沒有回答,有的家長不懂得體諒老師,就算十一二點還在傳訊息給老師,只要老師不回答還可能被投拆到1999,投拆的理由還很好笑,因為我就是做晚班的啊!只能深夜發問,不然我哪有時間跟老師溝通,所以你做晚班,全世界就要配合你一個人的作息嗎?老師都是早起族群,你會希望老師在睡眠不足、精神不好的狀態下照顧你家孩子嗎?如果發生什麼狀況是不是又要挨告了呢?!





再來說說運動會,平常叫孩子上學穿球鞋家長不理就算了,小孩腳上各種五花八門的鞋類,還有人上體課穿高跟涼鞋來,連運動會當天叫家長穿球鞋也會被硬拗,運動涼鞋也是運動鞋啊這類的,一旦老師好言相勸,穿運動鞋是為了保護孩子的腳,他就會搬出民主國家那套理論,每個人都有選擇的自由,學校不能使用強權硬逼家長就範,孩子如果沒受傷就是老師祖上積德,如果受傷了,老師又要準備挨告了?橫豎怎麼做都不對動則得咎的狀態,老師不是服務業是什麼呢?





除了要應付這些恐龍家長跟媽寶小孩之外,台灣老師還是八抓章魚,除了本業的教孩子之外,還要巡校園、開菜單、視力檢查跟站導護,以前常和教育夥伴開玩笑,除了打預防針不會,老師大概什麼都要會,而這些工作在上海都有專業的人負責,巡校園站導護是警衛的工作、開菜單是外包給專門的中央餐飲公司,視力檢查是衛生所醫生護士的工作,大家各司其職,尊重專業的狀態,真心讓曾為台灣教師的我看得好生羨慕。





台灣只會叫老師去進修相關的課程,隨便幾堂課就叫你半路出家做這些事,美其名是增加老師其他領域的專業知識,實則硬拗老師多做一件事省人力成本。更別提三不五時還要接待長官的視查、校園評鑑、其他學校的參觀等工作。說來令人感嘆萬千,這種人力失衡、剝削勞動力的情形,也並非教師這個工作獨有,幾乎是全台灣各行各業普遍共有的現象。





上海是過於教師導向家長寵老師,孩子在這種長期被統一集體化的社會成長,


容易失去自由意志與多樣性,無法聽進去任何異音;而台灣則是過於家長導向老師怕家長孩子在這樣彼此懷疑缺乏信任的社會成長,則易養成不尊重他人、唯我獨尊的個性,想幹嘛就幹嘛,不管是哪一種都是不理想的狀態,受害者永遠是我們的下一代。親師之間本該彼此尊重,父母應尊重教師專業,相信老師的作法;教師應尊重家長意見,放下身段同理家長,彼此之間的互動與溝通都應該理性和平,孩子在這樣的環境中才能健康平安的成長!






LIN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