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的父後

_DSC1063  

我和大我55歲的爸爸合影



這一篇其實緊接著前2篇「冒險就是放手一搏的勇氣」「 寶貝圈裡的孩子」 而寫,但每次打開來寫就淚流不止,無法好好打字,彷佛在告訴我失去父親的悲傷仍未停止……

2015年的3月9號

習慣在睡覺時關機,我錯過了兄長於凌晨三點打的電話,平常他很少打電話到大陸找我,看見未接來電顯示他的手機號碼,心中就閃過不祥的念頭,立刻回電給他,接通後就聽到他哽咽地說

「惋瑩,老爸走了」


接著就是一陣啜泣,素日裡一向冷靜有長兄風範的他,少見地在電話裡落淚,見兄長如此我心裡更加慌亂,著急地想立刻回台陪伴親人並協助辦理後事,卻因為先生工作和孩子照顧的問題,無法立刻趕回來台灣,兄長知道我的難處,不旦沒有責怪我還安慰我說

「沒關係我知道,你慢慢來,別趕。」

沒能見到父親的最後一面,又無力立即安撫親人的情緒,我心中著急萬分,那幾天像被抽掉了靈魂,白天照常料理家庭照顧孩子,到了夜晚就止不住悲傷的情緒,重複哭累了就睡,醒了又哭的輪迴。

六天後,我終於回到台灣,回到台灣第一件事情,就是驅車前往靈堂,然後給兄長一個深深的擁抱,。

父親自我大學時就曾經因為心肌梗塞休克,經電擊搶救回來在加護病房躺了三個月才康復,從那次起身體就大不如前,最後的幾年還因嚴重失智有暴力傾向,家人無力照顧住進了療養院,來中國之前我還特地去探望他,他突然狀況好轉記起所有的家人,還吵著我下次從中國回去要買他最愛東北帽,誰知他在沒有家人陪伴的狀況下,在療養院於睡夢中辭世,雖說有福之人才能如此,卻還是讓大家覺得一切發生的很突然,尤其是身在異鄉的我。

風塵僕僕回到台灣,已經是父後第六日,兄長在我回來之前已辦妥所有的喪葬事宜,我只需要參加告別式即可。大嫂說他內心一直耿耿於懷,讓老爸一個人在療養院過世,這種自責自虐的心理狀態下已經多日不曾睡好吃好,我安慰他每個人都有極限,這幾年父親的狀況時好時壞,他總是一肩扛起所有的事情,我這個做妹妹就只是偶爾打電話和他說說話,那又該如何說?!二話不說拖著他去吃頓飯,我想老爸也不願意見他如此消沉,畢竟身體扛不住了,如何面對接下來的告別式。

告別式那天,老爸老媽的牧師和教會裡的弟兄姐妹都來了,基督教在親人火化前有一個瞻仰遺體的儀式,我很感謝父母是基督徒,讓我跳過許多繁文褥節之外,還讓我有機會見老爸最後一面,看到他躺在棺材裡的樣子好不真實,以往曾是軍官的他身材一向威武挺拔,就算老年行走不便,也堅持走路要抬頭挺胸,怎麼會躺在那裡就瞬間縮水了呢?他臉色紅潤地不可思議,一點都不像斷了氣的人,似乎隨時會跳起來問我怎麼沒帶答應買給他的東北帽,思緒飄忽的同時,教會的弟兄姐妹們開始在牧師的帶領下唱起聖歌

無論是住在,美麗的高山或是躺臥在陰暗的幽谷,當你抬起頭,你將會發現主已為你我而預備 …




山上的天氣說變就變,風聲隨著歌聲而起吹亂了我的髮,伸出手想撥開,這才摸到流著淚潮溼的臉頰。在走去火葬的路上,我在心裡默默和老爸告別,對不起老爸在你生命最後幾年沒能好好陪伴你,謝謝你給了我生命,你在世時老擔心我的壞脾氣,總說這點跟你如出一轍,所以親自幫我挑選了好好先生的另一伴,還時常叨唸他要多包容忍讓我,你這麼疼愛我,我卻老抱怨得不到你的愛,現在想起來該打屁股的人真的是我,我會好好照顧自己,你安心隨上帝去吧!什麼都忘記也沒關係,最重要的要記得我的名,那是我們在天上重逢的通關密語,到時候我會認真考你的唷,千萬千萬別忘記,我愛你,親愛的爸爸~~~

回到北京後,身心俱疲的我得了重感冒,某一日吃了退燒藥後,夢見老爸來跟我告別,他用那雙軍人強而有力的雙手,緊緊擁抱我,那個夢太真實,一直到我哭著醒來,身體都還留有他的溫度,我又哭又笑地跟老公說,我爸跟著我回到他最愛的故鄉了,每次只要在感覺受挫、寂寞或撐不下去時,知道老爸就陪在我身邊,頓時就會擦乾眼睙振作起來,勇敢面對異鄉的一切挑戰。

時常有人問我,到異鄉生活最大的代價是什麼?是健康嗎?還是離開舒適圈?這些都還在人可以掌控、忍耐的範圍,最難過的是錯失與家人、朋友相處的那一瞬間,無法分享朋友的喜悅,更不能好好陪伴家人,那不是一個紅包或事後的道歉可以彌補的遺憾,而家人和朋友始終願意包容和體諒我這個遊子,更加深了心裡的那份愧疚,我唯一能回報大家的方式就是在異鄉用心的生活、好好的照顧自己,因為我明白那也是大家對我深深的期盼。  


LIN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