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間最美好的往往是無意義的小事


/我家的照片牆/

最近我家雙寶流行在睡前排隊給媽媽抱抱,而且輪流不止一次,每晚兩個人都要輪流23次才甘心去睡……

一開始是女兒,總愛在睡前給媽媽抱抱,聞聞我的髮香,還堅持要躺我胸口聽一下心跳聲,或許媽媽的心跳聲,會讓她想起嬰兒時代的回憶。

覺得委屈的時候,用自愛取代自憐




有次和幾個上海的台灣媽媽聊天,一個「新人」媽媽剛從台灣搬來上海定居,她說剛來上海時碰巧是天氣最冷的時候,她和一雙寶貝都因為天氣不適重感冒,先生工作忙碌能幫到她的地方有限。

有天她一個人準備帶孩子去看病,在陰冷潮濕的上海街頭,她左右手各掛著小孩還有媽媽包,突然之間鼻水流出來,她甚至無法空出手來擦鼻水,不禁悲從中來,非常想念台灣的家人和方便的生活環境,忍不住覺得自己好可憐掉下眼淚。

陪寫功課瞬間變後母?訂定小目標逐步培養寫功課的習慣



之前雙寶娘曾在未來FAMILY發表一篇關於寫功課的文章「陪寫功課父母快發瘋,該怎麼才好?」,當時創下3萬多的點閱率,足以見得陪寫功課這件事,是很多父母心中的痛點。

如今雙胞胎已經三年級,我想以過來人的身份再補充當時沒提到的部分,尤其是寫功課令父母感到沮喪挫折的地方。

很抱歉,我就是一個不求上進的媽媽


/我們是媽媽,但不是聖母/

朋友們知道我在網路上寫作,常常給我許多寶貴的意見跟想法,或許是求好心切吧!大家都引領期盼我可以早點出書。

有天一個朋友在網路上敲我,語重心長跟我說:「你再這樣傻呼呼下去,未來有什麼發展可言,應該要用出書為目標抵勵自己寫作,不然就會一直停留在原地。」

不想與她爭辨,就當是朋友的好意,默默接受了。

國際觀,就是擁有對世界的同理心

/北京王府井教堂/

小時候,台灣還在「反攻大陸,解救大陸同胞」時期,當時我還記得唱過反攻大陸歌:

反攻、反攻、反攻大陸去,大陸我們的國土,大陸是我們的疆域;我們的國土,我們的疆域;不能讓共匪佔著盤據,不能讓俄寇佔著欺侮;我們要反攻回去,我們要反攻回去;反攻回去,反攻回去;把大陸收復,把大陸收復!

媽媽的獨立從擁有一張書桌開始


前幾天收到 親子天下 寄來的雜誌,讀到 律師娘講悄悄話 的故事,文章提到律師娘林靜如是個典型的內向人,好友形容她:

「是大律師旁一位安靜的助理,若不注意,不會發現她的存在。」

其實我也是典型的內向人,從小到大朋友始終不多,也沒有群體朋友,一直到現在,如果跟太多人聚會,大量訊息一下子湧入腦袋,體力就會瞬間歸零,然後就會焦躁地一直想回家休息,面露不愉快。

未來有無限可能!別讓單一性的目標,斷送孩子的將來


看到北一女學生自殺的新聞,讓我想起自己高中時的往事。

高中時,家人為了讓我好好讀書,找了一家私立的教會女校讓我就讀。